评测 | 重现音乐的充沛感情-非常听Gryphon Mojo S
2017-10-16


对于Gryphon来说,Mojo S可说是旗下喇叭的原点,虽然它是Gryphon旗下尺寸最小的喇叭,但是所有Gryphon喇叭设计的基本理念,全部从Mojo S开始出发,逐步延伸扩大,在所有Gryphon喇叭产品当中,我们都可以发现Mojo S藏在最核心的位置。



从2002年Cantata开始的喇叭历程


关于Mojo S的故事,我算追了十多年。记得当年Gryphon主事者Flemming Rasmussen当年来台发表Cantata喇叭的时候,就曾就此专访过,2002年第一对Gryphon发表的Cantata(2002~2008),不仅是Gryphon第一款喇叭产品,随后更衍生出Trident、Poseidon三部曲,建构出Gryphon喇叭的王国。此后Cantata改款,2009年问世的Mojo(2009~2016),承接了新的「设计原点」,Mojo从Scan尖鼻子高音,换成气动高音,然后带动Gryphon喇叭的改朝换代,推出Trident II、Pantheon与Pendragon,然后我们在2016年在慕尼黑音响展上看到最新的Mojo S,以及同步推出的Kodo四件式喇叭,在既有Gryphon喇叭的设计风格当中,又添加了新的设计元素,彷彿预告了新世代Gryphon喇叭的到来。

慢着,我说错了,Mojo S与Kodo是同步亮相,而且两者有一脉相承的设计元素,或者我该这么说,这次Gryphon的设计原点,从Kodo的超级四件式喇叭研发,延伸到Mojo S。所以,Mojo S型号里面的「S」,并不是Special,而是「Superior」,代表这款喇叭超凡的性能,那原本的Mojo一字,则是魔法咒语的意思。



Gryphon规格订购的优质元件

来,让我们好好看看Mojo S究竟如何变出Gryphon所谓的音乐魔法!先从单体讲起,Mojo S采用MTM点音源排列,搭载气动式高音与双中低音单体,气动高音采用德国Mundorf Air Motion Transformer单体,中低音则是向丹麦Seas订做的6吋单体。咦?好像都是跟别人买的?抱歉,Flemming做喇叭是出了名的难搞,就算是委托别人制作单体,内容也是大幅修改,绝对不是一般货架上买得到的标准品。

关于Gryphon所使用的单体,早在Cantata推出时就有这么个故事,有兴趣的读者可以去读「Gryphon创办人访台」的采访。只不过当年Cantata使用特制Scan单体,现在换成Seas的六吋单体,Scan尖鼻子高音换成Mundorf气动高音。虽然Gryphon对单体非常讲究,但是Flemming却说单体与零件本身并不是重点,而是如何选择与搭配各种元件,才是把喇叭做好最重要的关键,Gryphon选择任何材料,都是有意识的搭配,知道需要选择特定元件的目的,然后把各种元件搭配融合成一体的好声音。






尽可能降低单体的移动质量

象是Mundorf气动式高音,Gryphon想要的是极低的振膜质量,这样才能让高频延伸开阔,同时具备极高的声音扩散性。以Mojo S的规格来说,高频延伸到32 kHz,而且失真度极低,也几乎没有压缩,这样才是自然又开阔的优质高频。但是为了要与质量超低、反应快速的气动高音搭配,中低音单体的性能必须要跟得上,所以Mojo S这次找Seas帮忙客制化6吋单体,振膜材料是纸盆,但是移动质量仅有7.7g,Gryphon强调这个中低音单体的工作线性极佳,才能与气动高音匹配。

气动高音与双6吋单体做MTM垂直排列,Mojo S的箱体搭配了低音反射式设计,而且是双低音反射孔设计。其实早年Gryphon偏好密闭式箱体,但是现在则有更多低音反射式设计。至于分音器的设计,Mojo S与新旗舰Kodo有更多相似之处,而且分音器完全不用PCB板,全部手工搭棚焊接,以消除PCB板额外的阻抗,配线全部使用铁氟龙绝缘批覆的纯银线,外露在Mojo S喇叭背后的Deulund石墨电阻,还有藏在里面的Jensen空芯电感,加上Mundorf高精度电容,即便Flemming一直说零件不一定越贵越好,但是精挑细选的结果,Mojo S上面使用的被动元件还是最昂贵者。

有趣的是,很多精选单体的喇叭厂家偏好一阶分音,说这样被动元件最少,损耗也最少,可是Gryphon在Mojo S上面却使用四阶分音,光是零件的用量是少要多四倍,但这是为了精确地掌握气动高音与中低音的衔接。在Mojo S背后的Deulund石墨电阻,不仅是分音器的一部分,同时具备高频量感调整的功能,根据使用者的聆听空间,搭配适当数值的Deulund石墨电阻,可以调整Mojo S的高频量感变化,总共有三段可调,分别是-1dB(中频略减)、0 dB(中性)与+1dB(中频略增),对应三个数值的Deulund石墨电阻。Gryphon并没有附上三个零件,而是根据使用者的实际需求,搭配适当数值的Deulund石墨电阻。



结构复杂的独立箱体

再来要谈到Mojo S的喇叭箱体,看起来是简单的书架喇叭,但是Mojo S可点都不简单。三个单体分别装在独立的箱体里面,前面板34mm厚,内部还有22mm的次级障板,三个单体固定在障板之处还有橡胶隔离,以确保气密效果,固定障板则使用粗壮的螺丝与胶环,兼顾牢靠刚性与避振效果。而为了避免绕射现象,气动高音周围还加上了吸音材料。在Mojo S喇叭箱体的背后,则是混用了MDF与铝合金双层设计,手工搭棚的分音器也藏在喇叭背板里面,内部阻尼则是混合了毛毡与羊毛。

与之前的Mojo比较起来,Mojo S尺寸放大了些,顶部多了盖板,而视觉上最不同的地方,要算喇叭两侧的弧形侧板了,原厂称之为「SideSpin」,Flemming说SideSpin不仅只有好看,藉着中间的空气力学作用,可以进一步降低绕射现象的影响,SideSpin侧板提供客制化的服务,原厂照片上有10种颜色可以选择,但因为采取客制化服务,基本上只要有色卡,Gryphon就能帮客户制做任何所想要的颜色,甚至订做特殊的绘画版本也可以。


至于Mojo S的脚架,其实是与喇叭不可分的一部分,我很难直接说Mojo S是书架喇叭,因为脚架与喇叭连在一起,底座采用三点支撑,前面是脚钉,底部还有乘载脚钉的金属圆垫,后面是圆形厚橡胶,三点支撑呈倒T字型摆放落地。从底座到喇叭,Mojo S以Gryphon传统的黑色作为基底,而两侧的SideSpin侧板则勾勒出Mojo S宛如限量顶级丹麦家具的设计流风,如果用家依据居家空间色彩,搭配订做专属颜色的Mojo S,视觉效果肯定相得益彰。

非常音响以全套Gryphon搭配


以私心来说,我还真的想请代理商把Mojo S送到我家试听,可是Mojo S单一声道就要49公斤,要搬动喇叭到我家二楼,肯定要大费周章,于是安排我到非常音响试听,我和非常苏老板是旧识,知道他器材爱玩得很,肯定有趣,于是依约前往。非常搬出来的搭配,讯源使用Meitner TSD1转盘,DAC是Gryphon Kalliope,前后级用Pandora与Antileon EVO,果然是一套西装的Gryphon搭配,只有CD转盘用Meitner,而线材则是清一色Transparent,连数位线都是Transparent。


非常苏老板是念建筑出身的,也懂得室内设计,一见到我就笑嘻嘻地说:「Mojo S这喇叭还真漂亮啊!」是啊,我在慕尼黑第一次见到,Flemming来台发表产品的时候再见一次,现在来非常已经是第三次见到Mojo S,不过在非常的空间看起来,Mojo S比印象中要大一些,大概之前看到Mojo S的时候,场地都更大,所以在非常看到Mojo S,反而感觉喇叭尺码放大了些。在非常试听的时候,Mojo S背后搭配的Deulund石墨电阻是0 dB版本,代表中高频没有强化或衰减。













烹小鲜时鲜活灵动


与苏老板聊了一下关于Mojo S的话题,开始听音乐了,不忙着考试,先让Mojo S烹小鲜一番,听Andre Navarra演奏的「圣桑:天鹅」(Saint-Sean: Le Cygne),这是耳熟能详的古典小品,轻盈流动的钢琴,柔美地用分解和弦在背后衬底,大提琴拉奏优雅的旋律,浮在钢琴之上,彷彿宁静水面画过天鹅优雅的姿态,Andre Navarra的大提琴浓郁又芬芳,可是我放这首「烹小鲜」的曲子,可没这么简单,Navarra的大提琴不仅有柔,发挥大提琴厚实浓郁的共鸣音色,右手拉奏时更潜藏劲道,让柔美的旋律多了一番韧性,不像一般的「天鹅」拉奏的软趴趴的,Navarra的右手手劲撑起了天鹅的精神,昂首向前的姿态,在Mojo S上面细腻地呈现,不仅有柔美的钢琴,浓郁的大提琴,更把Navarra录音时细部处理音色的神情,自然地表达出来。

我闭上眼睛,听着「天鹅」优美又精神抖擞的姿态,一曲听罢,苏老板马上问这是谁的版本,果然他没有,而且在Mojo S上面一听,马上让苏老板喜欢,这证明Navarra的拉奏有过人之处,把每个人都听过的「天鹅」,拉出属于自己的风格与色彩,但更重要的是,Mojo S能够把录音当中细腻之处表现出来,把演奏者的神情风采重现,这才能引人注目啊。






烹小鲜还没完,我再拿出Suske-Quartet的「贝多芬弦乐四重奏,OP. 130」,选这首曲子有道理的,因为年后我有堂课要上,主题就是OP. 130,趁工作时顺道复习。这首曲子是贝多芬晚期弦乐四重奏,由慢板开始,呈现晚期贝多芬浓郁厚重的样貌,可是进入主题的快板之后,却又昂扬阔步,纯然光明面的贝多芬。在厚重与明亮的对比当中,Mojo S呈现出多变的声音光影色彩,慢板时的阴暗色调,演奏者收敛的音量,那是贝多芬的轻声低语,在带有浪漫色彩的低吟缠绵之后,性格昂扬的主题亮了起来,弦乐群的光泽气势如虹,Mojo S的高频段明亮却不刺激,尾韵延伸宽阔,录音中的堂音延伸,都让非常地聆听空间彷彿变大了起来,弦乐四重奏的样貌、定位、形体,在非常的聆听空间活跃了起来。






困难的厚实与开阔兼顾




两首室内乐,Mojo S展现的是绕指柔的能力,但Mojo S的声音表现柔中带刚,轻松开阔的音场当中,有着漂亮的音像与音场定位。还有,全套Gryphon的搭配下,不仅有着Gryphon一贯的厚实声底,在中高频的通透开阔,更是超乎我的预期,整套系统同时解决了非常困难的题目,就是要有厚实饱满的中低频,同时要能通透开阔,而且,就算Mojo S的尺寸只是大型书架喇叭,但闭上眼睛聆听,根本不觉得是书架喇叭的声势,音乐能量完全超越物理尺寸。

室内乐热身够了,该让Mojo S操一下了。换上「Brombo! JB Project」,听第一轨的「Giant Step」,爵士鼓强烈的Solo开场,速度又快又急,力道又狠又强,Mojo S丝毫没有退缩,快速的低频反应,加上丰沛的低频量感,对比铙拔铿锵有劲的敲打,钢琴与低音贝斯加入,爵士鼓更是激烈的快速过门,与钢琴、低音贝斯相互较劲,Mojo S把过门快速的鼓点,像子弹一样一颗颗弹跳出来,低频大鼓踩踏噗噗有劲,钢琴形体比预期更大,这是录音师做出来的效果,然后是快速的低音贝斯Solo,牛筋粗壮,Mojo S的中低频段不仅厚实有劲,而且干净快速,把爵士乐热闹又激昂的气氛全都带了出来。不分说,还没听完,苏老板已经来查看我放的是哪一张CD了。



换上U2的「Rattle & Hum」,听「I Still Haven't Found What I'm Looking For」,现场演唱会的气氛热烈,听众欢呼声中爵士鼓与吉他开场,Bono的嗓音在Mojo S唱来厚实又有劲,喉韵的变化唱出情感,黑人唱腔的合音,对比着Bono,这时电贝斯与键盘乐器加入,乐团的声音变得饱满了,Mojo S对应着催出劲道充沛的低频,录音混入布鲁克林教堂礼拜灵歌的现场录音,主唱近,和声远的多轨录音效果,在Mojo S漂亮开阔的音场当中,把这张虚实混合的现场录音,表现得好极了。换听「When Love Comes to Town」,BB King同台较劲,那把Lucile爵士吉他的音色更浓,距离感更近,虽然我知道这些录音的前后远近,都是录音师靠混音变出来的戏法,可是在Mojo S上面清楚地把录音的细节呈现,让人感觉更接近音乐制作的现场。


音场开阔又有清晰定位



回头听古典,来个大场面,听韩德尔的「弥赛亚」,我带来的是早年流行的XRCD版,当然直接听最高潮的「哈利路亚」(Halleluaj!)。大键琴与弦乐的导奏,轻盈柔美,Mojo S的气动高音漂亮地呈现这两种乐器细腻高贵的延伸,音场高耸,合唱团唱出「哈利路亚」,气势壮阔,后面衬托的定音鼓形体清晰,各个声部此起彼落的交织,把「哈利路亚」的音乐织体交织的更为绵密,Mojo S清晰又轻松的音场定位,在听「King of King」这段,合唱团与铜管此起彼落,对比交织之时,简直可以数人头了。

听到这里,Mojo S真的什么音乐都能听,虽然受限喇叭的形体,Mojo S没办法有撼动裤管的低频声浪,但是在大多数居家空间当中,有多少人能给喇叭够大的空间来挥洒低频?用这个角度来看,Mojo S更显得实用,我相信就算是二十坪以上的开放空间,也难不倒Mojo S。可是,如果您是要求低频最下段延伸的苛刻聆听者,那么可能要往上选Pantheon或Trident II,Mojo S在极低频还是受限于喇叭物理的尺寸。


难能可贵的音乐情感表达

即便如此,我还是要说,Mojo S表达音乐当中的情感,有着独特而迷人的魅力。我在非常最后花了些时间比较了伯恩斯坦与卡拉扬的「布拉姆斯第三号交响曲」,听第三乐章的慢板,在Mojo S上面,伯恩斯坦的弦乐浓密而浪漫,加上维也纳爱乐那如丝绸般的弦乐,更显得浪漫至极,而卡拉扬指挥柏林爱乐的版本,速度稍快,音色纯正,浪漫之中多了一分理性。还有,卡拉扬截至而精确的诠释,让这个慢板乐章显得更为矜持,而伯恩斯坦似乎想把维也纳爱乐的情感全部释放,在第三乐章最后一段主题呈现时,还出声催促了一下小提琴声部,更强、更浓、更紧一些,Mojo S清楚地把这些录音细节呈现,近距离感受伯恩斯坦指挥的热情,也对比卡拉扬冷静精确的诠释。



这两张唱片都已经录好超过三十年以上了,透过Mojo S,我们依然可以感受到伯恩斯坦与卡拉扬的指挥风采,不仅是录音的细节,更有那丰富的音乐流动感,把我们与录音现场拉得更近,当我在Mojo S上面听见伯恩斯坦催促着弦乐部加把劲的细节,脑海里浮现的是大师握拳振臂的模样,这是顶尖音响的魔力,把数十年前的音乐现场还原,而最困难重现的地方并不是声响,而是蕴藏其中的丰沛情感,这个困难的任务,Mojo S做到了。